堂珀_😈💮

期末火葬場 進入半潛水模式( ´•à¯°•`)
一不注意就會變得很輕浮的善丸星人。燃點與其說低不如說是微妙(?
本質是無恥的all黨。

【善丸】花火與世界末日

段子,很短,夏日祭典的善丸。突然很強烈的很謎的腦洞。可能有些大膽的丸和說著謊的電波善。在善丸群裏求人產但被打臉了,真過分。

我之所以宣布閉關後又冒泡是因為專業科目考完了(心情複雜)。
————————

煙花在遙遠的天空綻放成光火,曳著長長的尾音奔向絢麗的死亡,照亮夜晚的河堤。一川平緩的江水作鏡,滿視野浸染皆是燦爛。

「......妳相信我嗎。」

穿著淡藍色浴衣的她說。人聲與煙花消亡的巨大聲響佔據聽覺,卻感覺善子的低語比那一切都清晰。紫紅色的眼底有星河的碎片閃爍,目光沿著花丸側臉,靜靜流淌到眸裡。

「我相信妳。」

長睫輕顫,恍若虛幻的蝶。

易逝的花火,轉過半張面容微笑的少女,逆光立在河畔的剪影——善...

為暑假累積作死的本錢。

今天結束以前,請給我一句或兩句對白。
寫成段子,不介意我是畫渣(其實文也.....()的話,圖也可以。
花露限友情向,CP全水隨意(無所畏懼的all黨)

沒人理我就好笑了(躺平。

【善丸】彼色似雨(八)

剛把gk新曲聽完了。

那個cw......嗚喵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暴風哭泣+渾身顫抖)。GK!GK!GK!(瘋狂打call)
——————————
「唔......」

喉嚨裡感覺到振動,伴隨顫抖的氣息吐出低低的呻吟。她再度離開昏睡的狀態,帶著鈍痛感的頭光是移動都讓人感覺極端不適。但呼吸裡混入了某種溫暖的氣息——那是自己相當熟悉的棉被氣味,將嗅覺沈浸其間時產生了安心感。

花丸移動頭部找到更好的睡姿,些許的沈寂與呼吸的調整後,突然意識到了某種不對勁。

.......我剛才、不是躺在客廳裏嗎。

「——」她咬緊牙試圖撐起身,金色的瞳孔泛著迷濛,意識模糊不清地閃爍。「......?...

期末閉關。

7/1回來。這之前頂多再更一次,因為那篇快好了。
請幫我祈福期末報告和期末考試撞期可以兩邊都平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暴風哭泣)。

趁著深夜才敢胡說八道。

請您相信我吧。
當一對西皮很缺糧時,基於各種憂患意識及對餓死的恐懼,您(鹹魚限定)會辛勤地耕耘。當已經有自己以外的人產糧了——不用害怕餓死了——的時候,我們就會肆無忌憚地裝死等著太太們來餵了。

我在說什麼。

深夜的自己是裏人格(←這句話是天亮時補上的(

要是把曜梨或夜梨代入不能說的秘密(初中時被音樂老師逼看的電影)感覺超級棒!*゚▽゚)ノ シュッ≡≡≡≡≡[愛]

但只想吃不想產( ´à½«`)中二中二的段子送你們......我其實只是想看梨子在崩壞的空間裡美美地彈著鋼琴而已啦(

———————

受到拆除開始分崩離析的琴房,和急速行進的鋼琴曲。崩落的建築殘骸不斷落下,伴隨巨大的撞擊聲揚起滿視野肆虐的塵土。宛如世界末日般的景象裡,少女執拗地演奏著。鮮血淋漓的指尖於黑白間飛快地往復——

「......」

現在所奏出的每個音色,都是為了再一次見到那孩子而被自己賦予存在的。無論如何、都想再一次見到的那孩子。那大概是自己無可救藥的執著吧。...

善丸對話流(應該是

最後還是成為段子手了。再不然轉成音樂博主吧(不)。正文先前卡了一陣子,但這兩天腦洞突然暴增,滿到我不知道怎麼辦所以只好摸魚(什麼理論)。我一定是腦子被門夾了才會一個鹹魚挖那麼多坑。對了,我現在在碼篇虐文(ゝω・)キラッ☆(←?

意義不明的平平淡淡的腦洞。

大家晚安,祝好夢(
————————

(電話中)

善「.....啊,這個點了呢。」
丸「和善子ちゃん聊天很容易忘記時間呢。」
善「怪我囉?」
丸「沒那回事啦ずら。」
善「......」
丸「......」
善「......怎麼了?」
丸「......妳不和マル說晚安嗎?」
善「妳先說吧。」
丸「希望善子ちゃん先說。」
善「......好吧。晚安。」
丸「晚安。」
善...

「我會一直握著妳的手的——就算那樣妳也要選擇淹溺嗎。」

————

P2以前畫的,補上了配套的丸感覺虐虐的|ω`)

........沒關係,我們熱愛悲劇(。

。

大家要不要...............吃吃看翼妮。(那是什麼比液態氮還冷的邪教CP
但每個人心中一定都有幾對無論如何都放不下的偷偷很在意的CP不是嗎!(超級理直氣壯.jpg(不

附上一段我的腦洞!

——————

「.......妳難道不是、憧憬著我嗎。」

「我憧憬妳。」她垂下赤紅色光彩流轉的眸子,黑色的瀏海阻隔了翼試探般想要交會的目光。「......但我終究不會成為妳啊。」


  ——啊。

  翼畏縮了下,暗暗揪緊自己白色的袖口。

請給我激烈、寂靜、哀傷,100%的善丸!!!!!!
🙏😈❤️💮🙏😇😇😇


(我可能需要冷靜一下。)

(別再玩梗了村上春樹要哭了。)  

  (但第一句話是認真的)

(頭像應該很快就會換回來了。)

1 /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