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珀

不冷靜而和平地進行安利(。)
在深夜會不定期推歌(
夢想是成為無毒水母。

想看溫柔的故事(打滾打滾)。也祝福您能和那樣的故事相遇。

大半夜我想當音樂博主(突然智障.jpg)。




それからずっと探していたんだ

いつか出会える あなたのことを

從那時起我就一直在尋找 

終有一日能 遇見的妳


(歌詞:アイネクライネ-米津玄師 )

不知道為什麼這裡沒有米津玄師的版本。ゆう十的翻唱沒有原唱那份颯爽,在情感上比較沈重,唱法和聲線也相對柔軟,和重編過的鋼琴伴奏很合適。
個人偏愛米津玄師的版本,不過兩者其實都很棒,喜歡的話強烈推薦都聽過😇。


深夜發廚最為致命,再晚都能爬起來產糧。設個定時發布,這樣就能製造出我作息正常的假象了(x)

可能腦子被門夾了,我最近在想該不該建個all群呢(

當我被指定題目(點文或xx30題這一類)寫文時似乎最容易代入曜梨。善丸方面基本都是自己的腦洞或受到什麼啟發,只能說曜梨真的是可塑性很棒的cp啊(

對了,在給一些喜歡的太太們寫文時,心情那叫一個既期待又怕受傷害,每次寫都像第一次寫一樣羞澀(xxxxxx)。

【善丸】同調相違(下)

耶完結了(全文也就兩章而已)其實當初有個候補標題,叫Stuck In love(

⋯⋯我真是花了很長時間思考這個結局該往be還是he才好(
———————

[2]
「善子ちゃん,家裡有人嗎?」
  踩進公寓電梯裏,依照記憶裡的細節按下正確的樓層。空間頂端的數字變化著,腳底升起一股不尋常的反重力感。
「⋯唔⋯⋯」善子含糊地咕噥著,身體大半的重心都掛在花丸的肩上,好似一隻慵懶的大貓。兩人因此都有些站不穩,丑角似地相偕著踏出虛浮的舞步。
「⋯有人在嗎?」
  在善子家門口按了電鈴等上半天也不見有人應門。透過門邊的小窗望進去,沒見到半點光芒。第二度的確認與落空讓她決定翻動善子的肩包尋出鑰匙——...

剛吃完koyomi神的千曜時間旅行劇毒內心哭成了傻逼。突然想看善丸或夜梨或曜梨(你這all黨)的「我在未來等妳」(打滾)。

為什麼會在盛夏畫這種圖.....

可能是受最近的文季節背景影響其實我覺得腦子熱壞了的可能性比較高

這幾天腦洞突破天際,但太忙了。心好亂(xxxxx


【善丸】同調相違(上)

遲了很久(舉槍自戕.jpg)。
大家畢業後的悶騷的故事,拆三段分兩天發。流水帳,尷尬🌚善丸一直給我種相當笨拙的印象,而這是淋漓盡致地發揮了我這種偏見的一篇(xxxx

那麼,祝您愉快(
—————————


   我們磕磕絆絆,跌跌撞撞,徑直朝著沒有彼此的遠方走去。

  
[1]
  她作了櫻花色的夢。
  醒來時強烈的膠著感與冷意促使津島善子坐起身。乍然脫離棉被的武裝,身體接觸到早冬的寒意而顫抖起來。薄紗簾櫳覆蓋的窗傳來雨拍打上玻璃的聲音,催魂般執拗地叩響。
「⋯⋯」晦暗的空間裡沒有對話。死寂在指尖綻放,沿著緊握的床單邊緣一點一點鏽蝕夢...

沈迷挖墳無法自拔(不是

各路太太請注意,專業挖墳工出沒。(吃我一記充滿愛意的洛陽鏟.jpg

1 / 9

© 堂珀 | Powered by LOFTER